枝桂金屋

都市言情小說 後宮令儀傳笔趣-絕勝煙柳滿皇都看書

Fair Zoe

後宮令儀傳
小說推薦後宮令儀傳后宫令仪传
这日,晴光正好,各宫嫔妾都相聚在御花园,莺莺燕燕的好不热闹。
“今日都不必拘束了,松快些,那劳什子规矩,可免的一应免了罢。”太后仍是慈眉善目的模样,和蔼可亲地朝着众人说。
“是,多谢太后娘娘体恤。”众妃起身行了礼,便三三两两各自散去,赏花的赏花,扑蝴蝶的扑蝴蝶。
你并不与人同行,也不带宫女,独自走到一处墙角,极为惬意地到处闲逛。
“这桃花倒是好看。”你见着高高长在枝头上的桃花,灿烂若天边的云朵。心下一动,想着可以摘些回去,无论是做花茶还是做点心,都是极好的。
“嗯……怎么摘呢。”你眼波流转间,瞧见了旁边有架木梯,应当是御花园的宫人用来修剪花枝的。
好在你今天衣着简单,不会碍手碍脚的。你走近木梯,试了试,觉得挺稳的,便轻手轻脚地爬了上去。
“小主,您在做什么?可叫奴婢好找。”冷不防传来了人声,你吓了一跳,堪堪稳住身形。见来者是挽宁,冲她笑了笑:“我瞧着这桃花开的正好,想着采些回去做茶做点心。你来的正好,快去找找有没有竹篮之类的东西,我拿来放。”
无法理解的话语
“小主,太危险了,您还是下来吧。”挽宁紧紧地皱着眉头,担忧地劝道。
“这有什么。这梯子稳的很呢,你快去找竹篮罢。”你神色娇俏,映着满树的桃花,更显得“人面桃花相映红。”
挽宁说不过你,恨不得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嘴里只道要你小心。你也不以为然,摘下来的花朵,没有盛放的器皿,就先揣在怀里。
有风柔柔地吹过来,拂乱你的发丝,你也不腾出手去整理,让这一两缕头发随风而动。
身后似乎有脚步声传来,你想着应该是挽宁回来了,也不转身,只笑嘻嘻地说:“你回来啦,找到竹篮了吗?”
一边说,你一边抱着满怀的花朵转头,,却见来的人玉袍金带,风度翩翩,此刻正站在离你五六步开外的地方,不是挽宁,而是皇上。
你吓了一跳,没听说今天皇上也会来啊。心一慌,人也跟着慌了,你的手一个没抓住,就从梯子上掉了下去。
完了,这梯子可高了。你心里暗道不好,这摔下去,怕是要吃好一顿苦头。
朦胧,模糊
秦暄原本站在不近不远的地方看着你,此刻见你要掉下来,心跳似乎都停止了一拍,三步并作两步地冲了上来,将你抱住。还好,接住了。
你不好意思地窝在秦暄怀里,方才摘的桃花早已纷纷扬扬地落在了地上,你低着头,一时有些可惜。
瞧你还在盯着地上的落花,秦暄不满地皱了皱眉:“朕的月舒可真叫人伤心,朕这般英雄救美,你就没有感激涕零,想对朕以身相许么?还巴巴地看着这些落花做什么。”
这话都像是小孩子吃醋,你有些好笑,堂堂天子,怎的和几朵花吃起味来。你挣扎了一下,见皇上并没有放你下来的意思,无奈道:“皇上,您再这般抱着嫔妾,就要被旁人瞧见了。”
万死不辞
“瞧见就瞧见,你本来就是朕的人。”
秦暄紧紧地抱着你,依旧心有余悸,若是他没及时接住你,后果不堪设想。
“你也真是的,没事爬到这些木梯上做什么?方才真是吓朕一跳。”
思及此处,秦暄的语气不自觉严厉了一些。
你其实也还未回过神来,此刻见他这样说,下意识没好气的回答道:“皇上还说呢,本来嫔妾摘花摘的好好的。您突然出现在嫔妾身后,吓了嫔妾一跳,否则嫔妾怎会摔下来。”
见你这样说,秦暄觉得又是好笑又是好气,食指轻轻扣了下你的额头:“好个小没良心的,倒成了朕的不是了。”
你气鼓鼓的,也不说话,只挣扎着从他怀里下来。
秦暄看着怀里的你,只觉得心都化了几分,忙按住你:“好了好了,都是朕的不是,朕吓着你了。”
见皇上真的服了软,你倒有些诧异,大大方方地道:“也不怪皇上,是嫔妾自己不当心。”
“若是摘花,这种事吩咐下人去做便好了,何至于你亲自动手?你身边的宫人都到哪去了?”
秦暄看了看,此处只有你一人,神色暗了下来:“都玩忽职守去了?”
“并无。”你敢忙开口解释:“是太后娘娘设宴,叫嫔妾们都松快些,嫔妾这才撇下宫人。”
“你也真是,再怎么样,也还是要带个宫人的。”他慢慢把你放到地上。
“嫔妾记得了,下次定然不会了。”你拍了拍胸口,点点头。
“皇上今日怎么的会来此处?”你有些疑惑,这位皇上最爱的事情除了读书应该便是批阅奏折,少有歇息的时候。
“批奏折批的累了,便想来御花园走走。倒是忘了,母后今日在御花园设宴的事。”
“朕这便走了,别和母后说朕来过。”秦暄朝你挑了挑眉,替你拂去衣裙上方才未掉落的桃花。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他缓缓念道,语气温柔地叫人想溺进去。
你静静地目送他离开,知道挽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小主,您看什么呢?”
你回过神来:“没什么。这花挺好看的。”
挽宁抱着个竹篮,瞧见满地落花,疑惑地朝你看过来,随后立马紧张起来。
“小主,您是不是摔着了?”
不想让她担心,你忙摆摆手:“没有没有,就是不小心绊了一下,人倒是没事,就是花都掉了。”
挽宁这才放松下来,宽慰地朝你笑道:“小主若是喜欢,吩咐人摘了送到咱们宫里就是了。”
你点点头,回到了宴上。此刻仍是三三两两地没有几个人,大概是方才吓着了,此刻精神不太好,你懒懒地起身,朝着太后一行礼。
“太后娘娘,嫔妾身子不适,想先回宫。”
太后闻得此言,忙道:“这是怎么了?累着了么?好孩子,你先回去罢。”
你谢过太后,回到宫中。


Copyright © 2022 枝桂金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