枝桂金屋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穿成癡傻醫妃後她拯救了瘋批攝政王-第一百三十章 勾勾小指

Fair Zoe

穿成癡傻醫妃後她拯救了瘋批攝政王
小說推薦穿成癡傻醫妃後她拯救了瘋批攝政王穿成痴傻医妃后她拯救了疯批摄政王
反而是一边的陶老爷子,当他听到杨照这两个字的时候,浑浊的老眼忽然颤了颤。
难怪,难怪他刚刚看到这站在云修宴身边粉粉嫩嫩的男子这般的熟悉。
原来那日自己府里逃出去的娈童竟然是被摄政王府救了下来。
“看陶老家主这样子,您终于认出我了?”
杨照踏上前一步,眼中是丝毫都不掩饰的恨意。
“陶老家主,当初你杀我全家时我就跟你说过,我一定会报仇。”
“哈,哈哈哈,杨照,你这白白嫩嫩的小脸儿谁不喜欢啊,当初的滋味儿怎么样啊,本家主以为你是喜欢的不得了呢。”
到这时候陶老爷子还是一副滚刀肉的模样,说的话越发的难以入耳。
叶九卿皱着眉头,放在身侧的手不由得握紧了。
寶島 全 世界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熟悉呢,以前在孤儿院的时候,也有人这么跟她说过,不过后来那个人死了,被她亲手杀的。
云修宴一直都在注意着叶九卿。
这会儿看到她皱着眉头的样子,云修宴抿了抿唇,这会儿众人的注意力都在陶老爷子和杨照的身上。
云修宴伸手拉了拉女孩的小拇指。
“……”
感受到手指上传来的有些凉的温度,叶九卿低下头便看到云修宴的食指正勾着自己的小拇指。
男人的食指带着自己的小拇指晃了两下,像是在安慰她一般。
这一瞬间,叶九卿不得不承认,这男人赶走了自己心里的阴霾。
“我没事。”
叶九卿脸上露出了一点儿笑容,云修宴点点头。
“都过去了。”
“嗯。”
陶老爷子的话并没能激怒杨照,或者说,现在的杨照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冲动的杨照了。
在宫中这么多年,他看过太多的尔虞我诈,他也早就变成了处事圆滑的人了。
“想激怒我让我给你个痛快?”
“陶老家主,我已经不是原来那个任你摆布的杨照了。”
“爹娘兄妹都是被你活生生打死的,你都忘了吗?”
“……”陶老爷子向后退了两步,他身后正有一根柱子。
意识到了他要做什么,杨照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众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陶老爷子朝着柱子撞了过去,当然,他们不是怕他死了,他们只是不想他就这么轻易的死了。
这些年被他糟蹋的少年一双手都数不过来。
不过想象中陶老家主撞上柱子的场景并没有出现,因为就在他快撞上柱子的时候,众人只觉得有什么从眼前飞了过去。
再眨眼,原本要撞向柱子的陶老爷子整个人身子一僵便往后仰倒在了地上。
众人心中一惊,仔细一瞧,却是陶老家主后脖颈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根银针。
看到银针,众人下意识朝叶九卿看去,后者拍了拍手,走到陶老家主身边将银针拔了下来后又回到了云修宴身边。
“怎么都这么看着我?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众人:“……”
所有人的下意识的想要摸摸自己的脖子,原来夜九神医不仅是个神医,她的武功也如此的了得。
宠妻无度之嫡妃不羁
云修宴看着女孩的样子,眼中带着笑。
她总是这样,不经意间的举动都让他没法移开眼。
“清点人数,投降的人都暂且压入大牢。”
至尊 修羅
“是,王爷。”
……
建阳城内的人第二日醒来时便发现原本高门大院的陶家如今红木门打开,而带着刀的禁军正一箱一箱的从里面搬东西。
百姓们什么都不知道,却是在看到陶家一家老小被戴上枷锁拉出来的时候知道陶家这是犯了事儿了。
看热闹的百姓议论纷纷。
“陶家不是当今太后的母家吗?陛下竟然也敢抄家?”
“害,当今太后并不是陛下亲母,到底是隔了心的。”
“诶呦,这话可不能瞎说,我听人说……”
众人议论纷纷,人群中也不知道谁忽然喊了一声。
“大伙快走啊!汤先生正在铭月茶坊呢!”
“什么,汤先生?”
人群中一阵的骚动,这汤先生可是一般时候都不出来说什么的,这回出来一定是因为陶家被抄家的事情吧?
妙手毒醫
“走走走,赶紧去看看!”
人类的本质便是那没法抑制的八卦心理,这会儿听到有个明白人出来了,顿时一溜烟儿的全都往铭月茶坊跑。
消息传播的比想象中的快多了,没一会儿,整个铭月茶坊内外便都是一张张带着渴望八卦眼神的脸。
铭月茶坊。
二楼一间雅间内。
“还是王爷英明,这回咱们既能这事儿传播出去又能赚一笔养兵。”
魏德坐在一个男子对面,一张脸上笑的都是褶子。
闻言,对面的男人也开口了。
“那可是王爷,王爷当然有办法了。”
“天玄……算了算了,知道你只听王爷的。”
魏德看着对面一脸王爷说什么都对的天玄,心里一阵的欣慰又有些想笑。
红衣鬼一共九个人,当初王爷训练他们的时候可以说真的是往死里训练了,没想到如今这九个人都对王爷死心塌地的。
尤其是这个天玄,真的是除了王爷谁都命令不动。
想到这里魏德也站起了身。
“你小心点儿,有来砸场子的也不用理会,我这就回去同王爷复命了。”
“……魏总管。”
“嗯?”魏德转头。
天玄嘴张了半天,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有什么事儿就说,我知道的还能不告诉你?”
“我,我是想问王爷,王爷为什么让我们几个带着面具?”
“是因为我们长得丑吗?”
魏德:“……”
长得丑?不,恰恰相反,是因为你们长的太好看了,王爷吃醋了而已。
魏德心里这么想,却也不敢在背后编排王爷。
“天玄,王爷让你们戴上面具自然是有王爷自己的考量,你就别多想了。”
天玄闻言,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魏总管说的对, 王爷这么做一定是有王爷的考量的。
等魏德走了一会儿后,天玄站起身,打开了手里的折扇走了出去……
汤先生也就是戴着面具的天玄走出去的时候,外面坐着喝茶的人和闻声而来的所有人都在同一时间扬长了脖子。
“汤先生来了!汤先生来了!”


Copyright © 2022 枝桂金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