枝桂金屋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回到2002當醫生 愛下-1450 沒事找事熱推

Fair Zoe

回到2002當醫生
小說推薦回到2002當醫生回到2002当医生
“都什么玩意,好端端的不行,非要查出来点毛病才心甘。”张友愤愤的骂了一句。
“消消气。”周从文拉着张友劝道,“多少年老临床主任了,什么患者没见过,何必生气呢。”
“小周教授,你是不知道这个患者和患者家属有多气人。”张友唠唠叨叨的说道。
柴总默然看着周从文像是老主任一样安慰着张主任,但张主任却早习以为常。这幅画面柴总看过很多次,但还总是觉得难以接受。
直到两人进了主任办公室,柴总才叹了口气。
“张主任,怎么回事。”周从文像是不知道一样问道。
“患者家属没事找事,妈的,就是闲出屁来了。”张友骂道。
周从文微笑看着张友,他打开窗户,摸出一根白灵芝点燃。
“是门诊患者,来的时候说间断性的吞咽困难。那就查呗,胸片没事,心电图没事,上消化道钡透有点问题,但我考虑是不是伪影,就又让患者去做了一次并且多点了个片子。”
与狸猫和狐狸的乡村生活
“这都没让患者花钱!“
周从文笑了笑,他知道张友说的是第二次,在那之前的片子该花钱还是要花钱的。
这也是张友最熟练的说话方式,蓦一听还以为所有钱都没话呢。
“第二次的片子看食管壁很光滑,屁事没有。”张友道,“我就让患者回去了。”
“可没几天又找上门,说是有吞咽困难。”张友继续讲到,“所以我就让他去做胃镜,这回直视下看清楚总行吧。”
“胃镜没事?”
“没什么事儿,最起码没看见肿瘤。”张友撇嘴,“妈的,都是没事儿给闲的!”
“张主任,消消气,患者家属这次来找你是因为什么?“
“还不是钱也花了,还是觉得不舒服。”张友不屑的说道,“其实第一次花钱不多,可他们不依不饶啊,我不让他做胃镜还怎么办。可胃镜也没看出问题,我能怎么办?给他变出来一个大肿瘤?”
周从文微微一笑,叼着烟说道,“听老板说,前段时间912一个B超的医生被投诉了。“
张友微微一怔,他原本以为周从文要黄老上身,对自己进行说教呢。
周从文说教自己能干什么?还不是得捏着鼻子认。虽然心里不认可,但无论如何都要给周从文这个面子。
他和黄老研究新术式研究的张友心烦意乱,也不知道明年的世界第一有没有绝对把握。
可没想到周从文说话的意思竟然向着自己,张友顿时吡着大板牙,脸上笑开了一朵花。
“有一天超室的医生给患者做检查,该做的地方做完了,没什么问题,后来患者指着肚子说一一大夫,我这里总疼,你帮我看一下。
“切。”张友撇了撇嘴。
这种事儿临床上见的多了去了,早就见怪不怪。
娇俏的熊大 小说
“超室的医生顺便扫了一眼,没看见问题,就跟患者直接说明情况。患者说,就这里,你再看看。”
“后面还排着长队呢,超室的医生就让他去找相关科室,让临床医生确定位置后再来。“
“说了没三句话,患者就气冲冲的说—你特么是什么医生,一点医德都没有。“
“哈哈哈。”张友听到这句话,哈哈大笑。
“于是,
那名医生就被投诉了。”周从文抬手盘了盘自己的小平头,沙沙作响。
“一般来说真的会让人起急的就是这类没啥大事儿但是很拉扯的患者吧。”
“对,就是这种!”张友确定了周从文是站在自己这边,顿时开心起来,“小周教授,你说那患者和患者家属,纯属没屁咯愣嗓子眼。“
周从文没接张友的这句话,他笑了笑,继续说道,“有的患者对自己身体健康有点在意,又完全不懂,或者哪里听了一耳朵,想在医生这里证实。
或者突然好奇心迸发,想让医生对他进行医学知识科普。可是医院每天那么多人要看病,没空陪他闲聊啊。“
“对,对,对!”
张友连说了三个对,“小周教授,咱当医生的是真难,每天就这种不讲理的患者、患者家属都不够答对的。“
说着,张友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连忙往回找补。
“但凡是怀疑恶性及重大病情的我肯定要详细和病人及家属沟通,指明下一步去干什么,深怕不重视耽误。对病情突然,心理难以接受在我这里哭会儿的也不会催。“
张友尽量让自己的态度温和,表达出足够多的医者仁心,甚至他的大板牙上都隐约出现了“仁义”的字样。
周从文微微点头。
“可是检查也做了,化验也做了,而且患者主诉还不是进行性吞咽困难,而是十几二十年前就有吞咽困难,间断发作。”张友越说越是气愤,他愤怒的说道,“都这么多年了,肯定不是食管癌。”
“嗯,应该不是。”周从文给了张友一个肯定的答复。
“对吧,小周教授。”张友道,“你就说他们,没查出来问题不是好事么,非要问为什么会出现问题,这种神经症状谁能知道为什么。”
周从文微笑看着张友。
“前几天我去会诊,消化内科的住院总类的跟孙子似的。”张友忽然转换话题。
妃不从夫:休掉妖孽王爷 小说
“平时漂漂亮亮的一个小姑娘,当上住院总才多久,三个月!”说着,张友竖起三根手指,“都没法看了,造的跟捡破烂的似的。“
“…”周从文看着张友的大板牙,觉得略有点反胃。
张友一天天死性不改,都琢磨什么玩意呢。
“医生多忙,那么多生病的患者就够把人给榨干的,还要对付这些没病找病的患者。”
周从文忽然想起了一个“老”笑话,和张友说道,“有个患者每天就是琢磨自己有病,后来有一天手指骨折去医院。医生问怎么折的啊,他说自己掰手指头,其他都有动静,咔吧咔吧的,就无名指掰不出来声儿。“
“就自己给掰骨折了?”张友睁大眼睛,连大板牙似乎都散发着诧异的光芒。
“嗯。”
“真特么没事找事。”张友斥道。


Copyright © 2022 枝桂金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