枝桂金屋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攜千億物資空間重生,她被七個哥哥團寵了 起點-第103章:別怪我沒提醒你後果自負讀書

Fair Zoe

攜千億物資空間重生,她被七個哥哥團寵了
小說推薦攜千億物資空間重生,她被七個哥哥團寵了携千亿物资空间重生,她被七个哥哥团宠了
杨巧月一直忙到天黑,才派发完银子。
经此一事,南庄人心更加凝聚,一荣俱荣。
杨巧月的大手笔也让外人纷纷羡慕,提高了所有人的归属感和尊严。
这都是她给的,别说背叛,怕是说句她的坏话都不行。
杨巧月从南庄回到杨家,遇上从药田回来的木恩恩和阿菊。
从确定要前往丹州府她还没问木恩恩的想法,上前说道:“恩恩,我这两天忙得晕头转向,一直没顾上你,走,到房间聊。”
木恩恩颔首轻点,跟上去。
“七七,南庄的事情安排好了?”
“恩,处理好了,管增吴掌柜和二伯父三人主要负责留在燕县的事情。”杨巧月说时,问道,“恩恩,要去丹州了,燕县的药田打算怎么安排?要不交给二伯父?”
木恩恩没有应,转口说道:“我正要和你说此事。我打算暂时留在燕县,照看药田。”
杨巧月抿了口茶,她没打算让木恩恩单独留下,正要开口。
“七七,我不是因为其他原因,只是这药田刚有起色,不想就这么放下。”
木恩恩一向性格温和,杨巧月见她难得态度坚定,到嘴边想要劝她的话咽了回去。
“好吧。”杨巧月答应下来,“让阿菊留下来帮你,她对药草似乎很感兴趣,这段时间也跟你学了不少。多教教她,以后药田的事可以交给她。”
木恩恩点点头,留她一人,杨巧月也不会答应。
“阿菊确实有天赋也对药草感兴趣,最近学习进展很快,我会好好教她的。”
杨巧月也没再劝她。
不管是木恩恩留在燕县还是杨穆忠去水师,肯定都要身边有钱。如今南庄账面上有五千两灵活钱,她打算给他们分一次年中。
杨巧月让管秋去喊四哥来一趟她院里。
杨穆忠赶来,“七妹,这么着急喊我来,什么事?”
“好事。”杨巧月说道。
说着,拿出一千两,按照所占份额分红。
杨穆忠一百两,木恩恩一百两,吕氏三百两,她自己五百两。
杨巧月知道他们想推脱不要,先堵了他们的话:“下午南庄也做了奖励,不仅仅是你们的。四哥要去水师,恩恩又要留在燕县。拒绝的话,你们的事情我可不答应了!”
管秋看着这一幕哑然失笑:“恩恩姑娘和四爷真奇怪,奴婢见过给钱嫌少的,没见过给钱不要的,不要阿秋要了。”
“你们看,阿秋都笑你们笨了。”杨巧月塞了过去,“再说,你们不拿,我怎么拿我的那份!”
说着自己装了五百两,剩下那份晚上给吕氏送去。
杨穆忠和木恩恩只得默默收下,前者问:“你到丹州府肯定要用钱,够吗?”
杨巧月站直了身子,挺了挺腰:“四哥,你也太小看妹妹了,阿秋,给他们说说。”
管秋笑道:“四爷和恩恩姑娘不用担心,现在南庄账上还有四千两活钱准备在丹州府开拓生意用的。南庄和天下铺子每月进账十分稳定,现在外面都在说大姑娘是燕县最有钱的姑娘。”
“这么有钱……。”
杨穆忠和木恩恩知道杨巧月有钱,但是没想到仅仅半年会这么有钱。
杨巧月暗想,要不是物资空间有时间限制,她怕是楚王朝第一富豪。
现在不算南庄资产,只是分红和每次收的成本价,她自己都有两千两体己钱。
当然,她的目标可不是这么没追求!
几千两还不足以撑起她想要的自由。
第二天,杨巧月去了趟劳夫人家,杨家要迁往丹州府,这女学也要停了。
劳夫人十分理解,她也没办法跟着去丹州府教学。
“虽然遗憾不能再跟劳夫人学习,但所教让巧月受用终身。这份情谊不会因为距离便淡了,巧月何时都是夫人的学生!”杨巧月郑重向劳夫人鞠躬行礼。
劳夫人莫名鼻子一酸,这孩子就是外冷内热,这礼数很有分量。
“你再说下去,我都要丢下相公和孩子跟你走了。”劳夫人打趣笑道。
杨巧月笑着说不敢,再寒暄几句便告辞了。
回到杨家,看到柳氏和杨晨在前院晃悠,因为离开的日子临近,这两人也从房间出来了。
杨贾配默许解了禁足。
“大姑娘似乎看到我们母女很惊讶?是不是想我们一直待在房间不要出现呀!”柳氏看到杨巧月回来,阴阳怪气说道。
杨巧月懒得搭理她,这不是她发财道路上的绊脚石,如今柳氏也不能再撼动母亲的正室。
杨兰花在一旁拉着柳氏:“姨娘,长姐什么都没说,你别这么说。”
“你这死丫头,几个月没见,胳膊肘往外拐,真是白养了。”柳氏指着杨兰花骂道。
杨晨在一旁煽风点火:“人家现在傍上大靠山,哪需要把姨娘放在眼里。”
“二姐你不要胡说,我什么时候不敬姨娘,明明是姨娘胡乱攀扯长姐,能不能审视一下自己。”
杨巧月有些意外,没想到杨兰花会说出这番话。
这两姐妹的反应,一个刻薄无礼,一个明辨是非,知善恶。
总算没白费她费心开女学。
柳氏看杨兰花仰着头,眼中的神情越来越有杨巧月的感觉。
“还敢顶嘴,真是反了!”
举起手,就要落在杨兰花的脸上。
杨兰花闭着眼睛,没有闪避,今日就是被打她也要说这番话。
过了会儿,脸颊没有传来想象中的疼痛,睁眼看到一道倩影站在她身旁,让她害怕的内心安定下来。
杨巧月抓住柳氏的手:“你想干什么!”
“我教训自己女儿你也要管,管的也太宽了吧。”柳氏气急败坏。
杨巧月语气平淡:“我是杨家掌家人,要是你再动手打人,别怪我没提醒你后果自负!”
探病的千歌与生病的梨子
柳氏感受到杨巧月冰冷的目光,心里发毛。
杨巧月一撒手,顺手一推,柳氏踉踉跄跄差点摔倒。
一个小丫头的手劲儿那么大,打又打不过,码又骂不过,不敢再多生事,拉着杨晨回院子去,临走时给杨兰花留下一个狠毒的眼神。
杨兰花内心对柳氏还是怀着深深的恐惧。
杨巧月回过身,看她双手紧紧握着,还是忍不住颤抖。
“还好吗?”
轻柔的一声,杨兰花抬头,从来没见过目光这么温柔的杨巧月。
杨兰花的情绪平稳下来,嗫嚅道:“长姐,谢谢你。”
“谢什么,我是你长姐,本就该护着你!”杨巧月安慰道。
杨兰花鼻子一酸,眼眶殷红。
她鼓起勇气,犹豫着说道:“长姐,我想跟你学做生意,可以吗?”
“怎么突然想学这个?”
“我想成为像长姐一样的人。”
“想成为我?”
杨巧月面露意外,见她目光笃定,一脸认真。
飯店 美食
“好,去了丹州,你试着学习了解家里生意的账,有任何不懂的都可以来问我。但不是让你成为我,而是成为你自己。”


Copyright © 2022 枝桂金屋